前塵篇

桃花島立派先祖為江南李氏幼女:李滄海,自幼聰慧。早年,她曾陪伴自己的姐姐李秋水拜師于逍遙子門下,並且與姐姐一同對自己的師兄無崖子產生了傾慕之心。

為占得先機,李秋水對師兄伺機下藥,意亂情迷之際被妹妹撞破。被愛人與姐姐接連背叛,李滄海如遭雷擊,傷心悲痛之下,帶著經常與無崖子合奏的玉簫,離開了逍遙派。

對於無崖子,李滄海每每想起,總是百感交集。當她思及昔日的柔情蜜意,便寄情於手中玉簫,吹奏相思之意;每當思及無崖子背叛之事,便會心緒大亂恨意叢生,將恨意化為劍風,斬盡一切不平事。自此之後,李滄海攜簫中劍踏足江湖,找尋屬於自己的道。

有一天夜裡,李滄海泛舟湖上,用手輕叩自己的船舷,輕聲說:『世如流水,何者最易,何者最難。』,這時,有一個青年也叩響船舷,高聲道:『自是慕君最易,忘卻相思最難。』,說罷,就從畫舫中走了出來。李滄海看到這個青年笑容溫暖,儀態豁達,讓人心生好感。

這就是李滄海和先生相遇的故事,先生的名諱已經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他是齊魯巨賈世家黃氏少主,幼年曾入鬼谷門下學藝,得鬼谷機關奇術真傳,又博覽群書博古通今。後來父親病逝,他拜別師門回家奔喪,卻不想遇見了李滄海,奈何滄海心中已有他人,兩人促膝長談一夜之後引為知己。自此之後二人相伴行走江湖,而黃家卻因少主失蹤就此沒落。

李滄海為情入江湖,後來與黃先生定居東海桃花島之後,發現黃先生深得鬼谷奇門之真傳,於是兩人潛心研究,最終成就桃花島機關陣法之學。二人合著《風雅頌》三篇,收徒四人,傳授他們奇門遁甲、風月藝禮和製作傀儡的技巧,桃花島這一派由此而來。

五年時間過去,無崖子雖與李秋水結為夫妻,心中始終放不下的,還是那個嫺靜淡雅的小師妹,他借雕刻夫人秋水玉像為名,在鏡湖之畔用自己滿心的遺憾與愛,雕琢了李滄海的玉雕。可他卻不知道,遠在東海孤島上的李滄海,也雕刻了一個酷似無崖子的人偶。

李滄海便每日對著人偶訴說衷腸。黃先生看見非常心痛,心有不忍。憶起師父曾經與他說過商周匠人偃師的故事,便苦苦尋覓偃師之術,終於讓酷肖無崖子的人偶動了起來。李滄海驚喜非常,試探性地喚了一聲,卻見人偶面向李滄海微微頷首,道了句“師妹”。微微愣神之後,李滄海淚如雨下,留下一句詩,攜人偶踏浪離去。

李滄海的離去,黃先生並未顯露出悲傷。只是將她留下來那些未完成的記錄細細補完,寫下了《飛花集》《繁露》等秘笈,與《桃花島記·往事書》傳于門人子弟。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月夜下,黃先生在他們定居的島中最大的桃樹下,幽幽吹響了他心中譜了數年的曲調。沒有悲傷,沒有哀怨,有的是灑脫和思念。

後來,黃先生依照之前方法,製作了一個與李滄海相似的人偶,卻不知何緣故,人偶始終未能如之前一般互動自如。黃先生便一邊安心在島上教導弟子,一邊將人偶當做李滄海一般,每日對話、下棋、作畫、彈琴,日復一日人偶竟然開始栩栩如生,酷似真人。

一日,黃先生為人偶奏琴一曲,人偶突然斂衽為禮,道了句“多謝”。黃先生恍然大悟下長歎一聲:“原來如此”,便打造了一艘彷如初始相遇的花船,將那個與李滄海相似的人偶放入船中,吹奏起那首他為她譜寫的簫曲,駕船出海,再也沒有歸來。

桃花島門人,以雅為至理,以情為武道,身邊始終伴隨一具“離人偶”,攜簫中劍行走江湖。而弟子之間亦傳說,離人偶之術修到極致,人偶能與真人一般無二難辨真假,只是修煉之法為門派秘辛,或有“需注入習武者魂魄”之說,頗為荒誕不經,不足為外人道也。

現世篇

傳說海上有仙人,踏浪來去纖塵不染,沿海漁民偶爾會遠遠看見,但駕船順風也追不上。而仙人所在是人間極樂福地。若有人為情所困求而不得,可獨坐一舟漂流海上,若能遇到仙人接引,便可遂其心願,與心上人修成正果,相伴一生。

春季時節,江浙地區海灣常多發風暴海嘯,漁民深受其害。但是在這一年的春季,恰逢一外出試煉的桃花島弟子乘船歸島,不忍見無辜百姓受苦,便在這驚濤駭浪之中,救起了無數被海浪掀翻船只的漁民,最終因內力不支昏迷不醒,被漁民安置在漁村中休息。

當地小吏在探訪漁村災情的時候,無意中見桃花島弟子所帶僕從氣息全無,仔細觀察後卻發現該僕從為金屬木料所制,卻栩栩如生仿若真人,就連眼珠都會轉動。小吏大驚失色以為遇見妖人,便上報衙門,將其關押,不料桃花島弟子突然醒來,以鬼魅般的武功與身法將守軍盡數打敗,翩然離去,獨留一具死氣沉沉的離人偶。

大宋朝廷震驚,多方查訪之下得知了桃花島一門的存在,而“離人偶”更是能過刀山不破、下火海不損的事物。兵部便想將離人偶之術占為己用,與大遼西夏一戰,但那離人偶如同死物一般沒有生機,工部鑽研始終不得其法。

於是大宋朝廷佈告天下,設宴請桃花島一門入世,並邀請十二大門派高手列席,以示誠意。同時,西夏一品堂遣細作入中原散佈消息,意指此宴為鴻門宴,而桃花島門人卻始終音訊全無不曾回應,是否將遣使赴約,也未可知。

是日,果有一桃花島門人現身,身形飄逸自半空踏步而下,而原本死氣沉沉的人偶竟活了過來,閃現于桃花島弟子身側。人偶合一,簫劍齊出,鬼魅一般的身形與招式,重創各大門派高手,而後潑墨留書:『逍遙洞葉終歸朽。島內桃花未曾落。』,寫完之後,將筆隨手扔出,高歌而去。

事後朝廷清點傷患,才發現天山、逍遙、星宿、鬼谷四門無人受傷,於是無崖子一輩的風月恩怨,才漸漸廣為人知。

[關閉視窗]

單體遠程攻擊增加外功攻擊 61 點。離人偶出戰狀態下,每 3 次普通攻擊,為自身疊加 1 層持續 5 秒的增傷效果,最高可疊加 5層

離人偶操控將離人偶投擲到自身 10 米範圍內指定位置,並對離人偶 5 米範圍內最多 5 個目標造成 100 點直接傷害。且對命中目標施加持續 5 秒的暗傷標記。同時為自身疊加 1 層持續 5 秒的增傷效果。離人偶出戰狀態下,每秒消耗 5 點共情值。

單體強化增加目標命中 76 點和閃避 24 點,持續 30 分鐘。

單體遠程攻擊 增加冰攻擊 260 點。

離人偶操控回收自身 12 米範圍內的離人偶。

群體攻擊 以指定位置為圓心,半徑 4 米範圍內,對最多 6 個敵對目標造成 2 秒散功

離人偶操控 與離人偶互換位置,並使路徑上最多 3 個敵對目標麻痹 2秒,同時為自身疊加 1 層持續 5 秒的增傷效果

離人偶操控瞬間位移到離人偶位置,並對離人偶周圍 5 米範圍內最多 6 個敵對目標造成 311 點冰攻擊,並令目標麻痹 2 秒。

指向位移 向 12 米範圍內的指定位置進行位移,位移過程中免疫控制,且所受傷害降低 50%。離人偶出戰狀態下,冷卻時間 : 3 秒,位移後的第一次攻擊必定產生會心一擊,且為自身疊加 1 層持續 5 秒的增傷效果。 離人偶未出戰狀態下,冷卻時間: 17 秒,位移後的第一次攻擊額外回復 30 點共情,且為自身疊加 1 層持續 5 秒的增傷效果。

離人偶操控 操控自身 12 米範圍內的離人偶,對離人偶周圍 5 米範圍內隨機一名敵對目標施加持續 5 秒的暗傷標記。

防具的基礎外功防禦效果增加 50%。

單體遠程攻擊外功攻擊增加 2475 點,並有 10% 的幾率令目標減速,降低目標 50% 的移動速度,持續 5 秒。

防禦狀態 自身共情上限提高 100 點與戰可得威不能共同作用。

狀態 自身共情回復效率提高 45% ,持續 10 秒。需要仁以守本狀態。

簫劍類武器的基礎外功攻擊效果增加 50% 。

單體遠程攻擊冰攻擊增加 135 點,並有 10 的幾率令目標麻痹 2 秒。

攻擊狀態 若自身在3 秒內未受到任何傷害,則進入戰可得威狀態。在該狀態下,每 3 秒提高自身會心攻擊 9% ,最高可提升 45% 當自身受到傷害時,戰可得威狀態的會心提升效果將可再持續 10 秒。 與仁以守本不能共同作用。

狀態 自身會心攻擊增加 45%,持續 10 秒。以戰止戰狀態將直接替換戰可得威狀態下的會心攻擊提升效果需要戰可得威狀態。

單體遠端攻擊 對目標造成額外 347 點直接傷害

解除自身受到的部分控制,並令自身進入隱身狀態,持續 2秒。 隱身狀態下移動速度減半,受到傷害或主動釋放技能便立即現身。等級高於自身心法等級的控制,無法解除重樓效果。

離人偶操控 操控自身 12 米範圍內的離人偶,對離人偶周圍 5 米範圍內最多個 6 目標,每秒造成 95% 的傷害,持續 10 秒。

回復狀態 給自身添加百川入海狀態,持續 15 秒.該狀態下,每次產生會心一擊將額外回復 5 點共情及自身一定量的血。回復血量為本次造成傷害值的 14%,最高不得超過自身血量上限的 3%

離人偶操控操控自身 12 米範圍內的離人偶,將離人偶周圍 5 米範圍內最多6個敵對目標拉至離人偶身邊,並為目標施加持續 10 秒的暗傷標記,同時對目標造成持續 5 秒的 45% 減速效果,若目標當前已攜帶減速效果,則將對目標造成 4 秒散功

狀態 立即恢復共情 30 點,並持續每秒回復共情 3 點,持續 10 秒。

單體遠端攻擊外功攻擊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不受前七本心法技能加成效果的影響。

單體遠端攻擊強力控制,持續時間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不受前七本心法技能加成效果的影響,目標無法移動,無法使用技能,不能被解除,無法免疫。

[關閉視窗]

先祖為江南人士,定居於此後,進行了大量園藝改造,採用白牆青瓦的江南建築,線條流暢富有美感,多綠竹、園林之石造景,建築貼近水面,處處精心打造。

[關閉視窗]